您所在的位置是: 市民论坛 今天是:
 
 
医疗系统招人难折射出什么
  发布时间: 2014-04-28 09:58:01  

本人曾参加过古城区一医院四年的大、专院校医学毕业生招聘工作,期间累遭挫折,常常无功而返,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及劳动社会保障部门给医院下达的招聘任务指标均不能完成,心中十分郁闷,不得不为未来医院的发展前途担忧,为广大人民群众健康需求而担忧,同时也唤起了我诸多思考。

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时期:随着工业化、商业化、城市化和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速,病人越来越多,病种更加复杂,医疗需求井喷。一般而言,从经济学角度来看,需求的增加可以刺激资源的开发和供给。但是医疗卫生行业却与之相悖,一方面,社会对医疗需求迅速增长;另一方面,人们学医从医的积极性却在降低。医生后备军的供给不能有效增加,一个提供和“生产”医生的机制有待完善。

医生是医疗行业的中心,也是我国医疗体制改革的主力军,是全民医改的执行者。解决看病难,关键在医生。目前“看病贵”与“看病难” 和前些年的这一概念出现了本质的区别。一方面,乡镇和基层医疗机构因药品的采购与配送环节的不完善,无药可用,“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人民群众有病无药。其次,执业医师的“国考”困难,合格率较低,乡镇卫生院执业医师较为紧缺,形成了看病难,看好医生更是难上加难。另一方面,因基层医院有病无药,有资质和有经验的医师都“人往高处走”。随之而来,病人大量集中到城市二、三级医院。同时为了进城治病耗去大量的交通费、食宿费,原本在当地十元钱能解决的常见病则耗费百元之多,这就是新的“看病难”“看病贵”。尽管实行了“基药”零差率、零加成,另一种形式的“看病难”“看病贵”正在悄然出现。

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医生的劳动和权利,提高医生薪酬待遇,充分体现广大医务人员劳动价值。只有最大限度地解放医疗生产力,增强医疗卫生行业的资源动员能力,创造有利的医疗环境、社会环境,才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卫生队伍的行列,培养出更多合格和高素质医学人才,更加有效地为层出不穷的疾病打造一道坚实的防线。

从世界角度来看,医生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业。大多数国家医生的收入相当于社会平均工资的 3— 5倍,这是因为医生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高技术的职业。如果医务人员的收入不能充分体现其资源的稀缺性、特殊性,就很难吸引人们学医和从医的积极性。据有关统计资料显示,我国医生的收入长期处于中下水平,基层医生的收入更是低于社会平均水平。例如某年我国某发达城市医生年平均工资为 4.2 万元,而当年当地社会平均工资为 4.7万元,为此全市医生改行流失率达 10%。医生的劳动价值被明显低估了,“挂号费不如停车费”“看病的不如算命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等等。技术收费无法反映市场的供求关系,这些就是生动的注释。同时,医生的形象长期以来被歪曲和魔化,医患关系紧张,“医闹”层出不穷。医生职业得不到尊重,医生的权利得不到体现,医生的安全得不到保障。谁还会来走钢丝?也是医学生改行、另谋他业的根源。

从医学生的培养角度看:自 2010年开始,医学院临床专业均为一本院校,录取分数段居高,难拿入场票。医务人员的子女看到了父辈的艰辛, 95%不愿“子承父业”。医院人才缺口越来越大,供需严重失衡,毕业生数量有限,大家争先恐后地选择了条件好的三级医院、二级医院,“贫困县”交通、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地区便成了“凉拌”。

当然,事事都有双面性,应该承认,在社会大环境的影响下,确实有一部分医务人员影响了这支队伍的纯洁性,但是大多数人依然坚持自己的理想信念,坚持自己的职业操守,坚持入校时第一节课的中心内容:无论职务高低、不分男女老幼、不论贫富贵贱,不论生人熟人一视同仁,怀着一颗仁爱之心,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如“非典”时期人们冒着生命危险,抢救病人,有的医生战斗到自己倒下、生命终结。又如,汶川救灾,医务人员谁不是忍饥挨饿,忍受疲劳和艰辛,为挽救众多伤员,挑战自己的生命极限。我们身边的放射医生又何尝不是如此,每天与射线打交道,常常是缩短自己的生命而使别人的生命得到延续,这不是白衣人的崇高和伟大之处吗?

医生最大的快乐就在于用自己的医术解除被疾病折磨的痛苦,并得到患者的尊重和认可,哪怕就是一声“谢谢了医生!”我始终坚信医生的职业是崇高的、伟大的,医生的形象是不应该被歪曲和丑化的。我相信未来我们的队伍会更加壮大,人民群众会更加满意。(谢忠文)

[打印该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