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的特点及打击对策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9-07-08 11:15: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当前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的形式、手段和特点出现了新的变化,局部地区黑恶势力犯罪已成为危害社会治安、破坏社会经济秩序、威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一大突出问题,成为影响和阻碍经济健康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的“毒瘤”。

  一、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的特点
  (一)本地人多。无论是恶势力首要分子还是盲从的外围人员,基本上是本地人。
  (二)社会闲散人员多。社会闲散人员成为农村黑恶势力犯罪团伙的主要成员。团伙成员的组织多以宗族、血缘和地缘为纽带,大多无正当职业和谋生技能,成天四处游荡,不务正业。
  (三)文化水平低下者居多。犯罪人员文化程度多数在是初中或小学文化,受教育程度均不高。
  二、打击农村黑恶势力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防范基础工作薄弱,导致农村黑恶势力违法犯罪难以及早发现。 黑恶势力团伙并非一日形成,而是经历了一个由小到大的演变过程,而这一演变过程使其具有长期性、隐蔽性强的特点。这就要求运用严密的防控体系、坚实的基础工作在源头上控制黑恶势力团伙的形成,以免其形成气候造成危害。但从调查的情况看,基层工作中存在对刑释解教等重点人口及其他列管工作对象控制管理不到位,对辖区的出租房、娱乐场所以及流动人口管理存在漏洞等问题,特别是流动人口中无固定居所、无固定职业的高危人群,或受过打击处理的人,或有涉恶,或其他违法犯罪活动倾向的人不能完全发现并列管掌控。
  (二)对黑恶犯罪的定性需要大量证据支撑,实际操作中难于准确把握。首先,黑恶势力为规避法律,常打“擦边球”,有组织地做一些违法但不构成犯罪的事,对群众形成心理控制,扩大团伙影响力。其次,一些涉恶团伙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雏形,由于前期准备不充分、力量投入不足、办案经验欠缺、主观认识不到位等方面原因,不能准确定性。
  (三)家庭宗派势力逐步蜕变为农村黑恶势力。受我国数千年传统思想影响,农村群众大多有很重的家族、宗派意识,尤其是在当前农村相对封闭、经济落后的情况下,一些人数较多、经济条件较好,或“恶名”远扬的家庭、宗族、宗派得以发展壮大,在一定区域内为非作歹,欺压乡民,成为当地“村霸”“地头蛇”。如:李顺清兄妹4人寻衅滋事罪一案,被告人李顺清利用自己任村民小组长身份及家族势力,纠集李顺才、李顺菊、李顺英在所居住区域内为非作恶、欺压百姓、强拿硬要当地村民财物、霸占水源、强行剪断电线等,扰乱当地村民生产生活和社会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村民反映强烈。
  (四)对农村黑恶势力打击处理难。 首先,认定涉黑案件的具体标准难以掌握。由于办理涉黑案件涉及多个诉讼环节,并且实际情况差别较大,导致实践中公检法机关对涉黑案件的定性仍然存在分歧,主要表现在对涉黑犯罪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危害性特征认识不一,从而影响了对涉黑犯罪的打击力度。
  三、打击农村黑恶势力的对策和建议
  (一)依法履职,严格审判。法院在注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中做好政治站位的同时,要依法履职,用法律手段坚决维护社会稳定和法律的权威。对于在审理民事、行政案件中发现涉黑恶势力犯罪线索的,要及时通报有关部门予以查处。对于移送的涉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要依法判处。做到不拔高也不降低对涉黑恶势力犯罪的认定,并在量刑时与其他普通犯罪案件有所区别。对于已认定的危害社会安定的黑恶势力犯罪,要坚决严惩,从重处罚,铲除黑恶势力犯罪的滋生土壤。
  (二)开展巡回审判。积极开展巡回审判活动,不仅限于在法院开庭审判,还有将一些案发性高、具有典型的犯罪案件拿到案发地进行开庭审判,做到以案说法、以案明法,达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作用,积极展现法院对维护社会安定的决心。
  (三)强化协同配合,建立长效机制。加强与检察、公安等部门的协同配合,形成工作合力。积极参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加大宣传力度,充分利用新媒体平台,做到整治黑恶,震慑犯罪、扩大影响、鼓舞群众。加强向上请示、对下指导和横向沟通协调,完善提前介入机制,在准确定性、定罪、量刑及适用法律上加强沟通协调,对存在重大分歧的案件及时汇报并向党委报告,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始终在法治轨道上运行,案件审判取得良好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丽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