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春游季,看古人春游怎么玩?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9-04-22 15:09: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莺飞草长,一年之中最美的季节到来了,正是人们外出游玩,欣赏美景的大好时节。踏青的传统由来已久,在古时人们在清明前后外出游玩,赏景寻乐,体现了亲近自然,拥抱自然,品味自然的人文精神。

  那么问题来了:古人春游去哪儿玩、怎么玩?今天就为您揭秘,也希望能对您即将展开的旅行有些参考。
  先秦
  先秦时期的春游,浪漫而风情。
  《诗经》中有许多爱情诗篇,都发生在春游之时。
  《出其东门》中的“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讲的就是郑国人喜欢春游,出了城东门后,满眼望去都是春游的妹子,是郑国男子邂逅爱情的好机会。
  《溱洧》中提到“士与女, 殷其盈矣”,意思是,在溱水和洧水边,到处可见来春游的郑国男女。
  许多男女在春游时两情相悦,订下终身。
  谈情说爱的浪漫元素,逐渐变成这个时期春游的一大特点。为了方便大家找对象,当时甚至还设定了大型春游相亲节日——“上巳节”。
  上巳节,因选取夏历三月的第一个“巳日”而得名,素有古代“中国情人节”之称。
  孔子也是春游爱好者。在《论语·先进》中,曾点说:“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孔子十分赞赏。暮春三月,穿上春衣,约上几个成人、几个小孩,沐浴、吹风、唱歌,惬意得很。
  魏晋
  三月初三被明确地固定为上巳节。
  不过魏晋人不像先秦人民那样,痴迷于边春游边恋爱的浪漫,而是追求“玄游”。
  文人们把郊游视为陶冶情操的一种方式。他们寄情于山水之间,返乎自然,在山河间品茶,饮酒,作诗。
  晋永和九年三月初三日,也就是上巳节这天,王羲之与友人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共游会稽山,写下了著名游记,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
  竹林七贤(嵇康、阮籍、阮咸、山涛、向秀、刘伶和王戎)也是春游爱好者,喜欢在竹林下喝酒。
  “七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
  唐朝
  到了唐朝,春游才真正成了一项全民活动。
  首先是国家倡导。《唐诗纪事》记载,每年春天,皇帝都会带着后妃、朝臣游梨园,到渭水边游览祭祀。把郊游形成制度,正是国力丰厚的表现。其次,老百姓都积极参与,很快形成了全民性“春游热”。
  许多诗句,都记录了当时百姓对春游的热衷。
  三月三日天气新,
  长安水边多丽人。
  ——杜甫《丽人行》
  明时帝里遇清明,
  还逐游人出禁城。
  九陌芳菲莺自啭,
  万家车马雨初晴。
  ——顾非熊《长安清明言怀》
  据《开元天宝遗事》记载,在当时的京城长安,有种专供女士的春游模式:女士们联袂郊游踏青,路遇好花,就在花前“铺席藉草,围坐一圈”,说说笑笑,还解下身上的红裙递相垂挂。这种赏花方式,在日本至今仍然流行。
  妇女除了围坐赏花外,骑马郊游也开始盛行。《虢国夫人游春图》中,有人在春游时还不忘野炊,在韦氏家族墓室的考古过程中,曾发现一幅“宴饮”壁画。画中长方形的矮案上,摆满各种食物,正是中唐有钱人春游野餐的场面。而著名的《游春图》,更是记录了江南春游盛景,人们徜徉在青山绿水间,无比惬意。
  宋、元
  宋朝,春游不再像唐朝是个举国狂欢的国民节日,但也专门设有“踏青节”。而人们外出踏青开始更为实际地选择了清明节,“寒食祭先扫松,清明踏青郊行”(周密《武林旧事》)。
  南宋时,清明节踏青已成为春游主题。不少名画都记录了当时的情景,比如,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就描绘了北宋都城汴京的人们在清明节郊游的情景。《春游晚归图》就记录了一老者骑马踏青回府的场景。不过,虽然扫墓祭祀成为主题,但宋代春游内容开始多元,春游更为动态,比如开展体育健身,蹴鞠就成为春游的一个传统项目。
  明、清
  明清时期,春游的娱乐活动已经非常丰富。射柳是踏青的特色娱乐项目。
  据明朝人的记载,射柳时,将鸽子放在葫芦里,然后将葫芦高挂于柳树上,弯弓射中葫芦,鸽子飞出,以飞鸽飞的高度来判定胜负。
  女子则喜欢在这个季节荡秋千。由于清明节荡秋千随处可见,明清还将清明节定为秋千节。
  放风筝也是当时普遍流行的风俗,清明之后,就放起风筝。人们相信,放风筝能够消灾解难,赶走晦气。因此,许多人在放风筝时,将灾祸疾病写在风筝上,然后在风筝升空时剪断线,希望以此带来好运。
  “清明扫墓,倾城男女,纷出四郊,提酌挈盒,轮毂相望。各携纸鸢线轴,祭扫毕,即于坟前施放较胜。”——清·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
  另外,明清时期各类体育项目日益增多,其中女子蹴鞠让人眼前一亮。明初女子踢球能手叫彭云秀。陈继儒《太平清话》说:“国初,彭氏云秀,以女流清芬,挟是技游江湖。叩之,谓有解一十六……”说彭云秀会16种踢法,全身触球永不坠地。
  春游不再是旖旎地赏花吟诗,而是健健身出出汗。
  本文参考资料:倪方六《古人郊游的不同玩法》;魏娜《中唐诗歌新变研究》;李红雨《藏在古画里的春天——唐人的春游踏青》;张斌、冯大志《唐朝郊游运动探源》;郭丹英《跨越千年的时尚·都篮考》。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