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落素锦字生香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8-07-19 10:59: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王志泓与他的书法印象

 

    那是几年前的春天,我随沧阳书画院院长闵文新到程海边屯文化博物馆参加书画活动,丽江有名的书法家、画家基本上都来了,就是在这次书画活动中,我第一次见到了崇敬已久的王志泓先生。

  不善言谈的王志泓先生如一块璞玉,静静地伫立在人群中,当他提笔书写时,赢来了大家的一声声赞扬。在交谈中,得知王志泓17岁就在永胜瓷厂做了一名彩绘工,还认识我二大爹苏乐天。王先生说,苏乐天师傅的绘画非常好,在各种瓷器上留下了精美的工笔花鸟画和写意画,是他最敬重的师傅。当时,瓷厂有一大批优秀的书画家,从小酷爱书法的王志泓,在瓷厂工作25年,晨曦中沾露勤学,夜色里染月苦练,墨迹与白瓷的相恋,恋出一生的墨落素锦字生香。

  还是21世纪90年代未,我刚到丽江日报社工作。一日,随朋友到古城一茶楼喝茶,那是一个烟雨蒙蒙的下午,茶楼装饰得非常雅致,刚坐下,我便被墙壁上悬挂着的几幅书法作品吸引住了,墨迹之间,有一股雄厚的力量从遥远的旷野向我靠近,我便从广袤的旷野,看到江河流动的壮美,花草生长的灵秀,云朵飘荡的柔情,清风拂面的舒畅,笔墨中的美,带着翰墨的香,嵌入我的心灵。

  我痴痴地凝望,惹来朋友好奇地问,谁的书法让你如此着迷。我一看,王志泓。从此,王志泓先生的书法记在了心上,王志泓先生的名字记在了心上,顿时,从心里生出一份对王先生的敬意、敬佩、敬重之情。

  那是中秋佳节,我在古城皇冠酒店的中秋诗会上,又遇见王志泓先生,月色之中,有竖琴悠扬相伴,一壁大大的木板前,王先生一身白衣,显出仙风道骨,挥笔而毫,唐代诗人李白的《举杯邀明月》一诗,只见王先生笔落之时,如行云流水,那“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的诗句,在王先生的笔下潇洒而出,洒脱之处,自在悠然,墨迹留香,字字之间,有清风明月之气,横竖相依之时,有亲恋柔美之情,点点相连之中,有相伴相思之意,整幅书法中,透出清雅幽静之境,无言的情感表白,在每一字每一笔的黑白中,让我看见,深浅,浓淡,疏实,厚薄,枯茂,刚柔,粗细,古朴,灵动,雅致等词语的意境和不染凡尘的灵秀古雅。那晚,王志泓先生在我心里留下了儒雅之气,傲雪风骨的印象。

  那是春节之前,丽江农行邀请著名书法家为客户写春联送春联。我又在现场遇见了王志泓先生。冬阳温暖之下,当大红的纸张铺开,一位身背竹篮的纳西老奶站在王先生的面前,对王先生说,我想请你写个“福”字,王先生饱蘸墨汁,写了个大大的“福”字,送到老人手中,老人手捧“福”字,仔细地端详着,幸福的笑容中带着感谢之情。

  不一会,要求王志泓先生写春联的人排起了长队,一位老人拿着一副对联喜气洋洋地对我说,能求到王志泓老师的墨宝是我这辈子的福气,我要将这副对联装框好好保存。看着王先生在骄阳下已累得满头大汗,可王先生仍然在不停地写,他说,在这喜庆的节日里,看到人们高高兴兴贴春联,过佳节,我的心里也倍感愉快和幸福。这天,王志泓先生的朴实无华,和蔼可亲,深深地打动着我,让我对王先生多了一份亲近之感。

  一天,我在博物院参加张文志的画展,遇见王志泓先生,他送了一本《王志泓书法集》给我,便让我帮写一篇有关他书法的稿子。回家后,选择一个幽兰飘香的寂静下午,坐在檐廊下,慢慢品赏,之后,把王先生的书法集放在枕边,睡前翻阅很久,但我却迟迟不敢下笔。对于王志泓先生,我心里充满敬意,而对于王先生的书法,我满心敬慕。

  我一遍又一遍地翻看着王志泓先生的书法集。每一幅书法,都是我喜欢的。可自己对书法一窍不通,只是从心底浅浅的悟出一个“好”字来。

  有一幅是写白居易的诗《僧院花》的,“欲悟色空为佛事,故栽芳树在僧家。细看便是华严偈,方便风开智慧花。”墨迹之中,有空灵之心气,露灵秀之精骨,用力引柔,用虚探实,用情牵恋,顾盼生辉,让人看了又看,渐渐的,看到了王志泓先生在寂静岁月中用时光修炼出的书法之功,用心灵感悟书道禅意的素心若雪。

  书由心出,书者,心画也。有什么样的心境,就有什么样的作品。看得出,无论是草楷隶篆,王先生都能悠然自得地游荡于古代大家的墨迹笔间,便带出自己的心志情怀,倾情而出,圆笔圆心,典雅温润,浑然天成,境界高远。

  当我在一个雨雾弥漫的上午,走进王志泓先生的家时,庭院中四五盆碧绿的兰草,三两丛青翠的竹竿,简素中露出主人的雅趣。客厅里,有旧墨新墨的香,一幅山水画,几幅书法,都是王先生自己的作品。王志泓先生小心地打开一个蓝色包布,拿出三大本字贴。他说:“这是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书写出隋朝时期的《龙藏寺》碑帖,准备捐赠给自己曾经工作过的丽江市博物馆。”

  采访中,得知王志泓出生在丽江古城书香世家,起初画画,却成名于书法,难怪我在王先生的书法中看到画的意境,透过宣纸,从点线之中,看到了水墨画的淡雅素静,优美清丽。

  在王志泓书法作品集中,有一幅是他的自作诗词,有一首《读孙晓云书法有法》:书法元无法,无法自有法。有法出无法,无法才有法。小法与大法,万法归道法。有法臻无法,方是上上法。不有一首《泼水节》:疑翻三江倾傣乡,漫天飞泻看银河。雀屏象鼓动春色,雾鬓羽衣嬉绿波。从这些诗词和他的书画作品中,让我看到了王志泓在学海无边的岸堤,啜饮中华优秀文化甘醇的执着和热爱。

  品赏王志泓先生的书法,看见满纸尽染墨韵的古雅之色,满纸浸润着墨迹的古典之意,满纸沁怡着墨退的古风韵律。我想,王志泓是把自己的思想和情愫寄舍在墨魂中了,不然,他的书法怎会藏儒雅之魂,染古雅之色,显古典之美,生古韵之风。

  写到这,我想起了清朝曾国荃的名联,一副题书斋联:“瓶花落砚香归字,风竹敲窗韵入书。”这是我在王志泓先生的墨迹中,看见的真实场景。(赵晓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