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文昌宫楹联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8-02-23 10:53: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1982年我师专毕业,当时刚满18岁,我被分配到原丽江县白沙中学任教,我怀着激动万分的心情来到白沙中学。白沙中学在文昌宫内,初来乍到,看到土木结构且栋栋陈旧、苔藓满目的校舍,与自己的期许相去甚远,心里顿感失落和沮丧,感觉这里似乎与被众人称为“丽江文化之源”“足球之乡”的美誉名不副实。

  然而,文昌宫像一位慈祥的老人,她没有计较我的不满。当时的白沙中学,教师大多来自白沙本地,还有几个来自城里和附近乡镇的,其中个别为民办教师,所以学校规定周一至周五全体教师住校,星期六星期天除值班教师外其他教师可以回家。每到周末,有时整个院子就剩我这个来自鲁甸乡的孤家寡人,然而这样的经历给了我更多了解它的机会。

  文昌宫的西面是学校足球场,南面是篮球场,东面有十几棵参天的松柏古树,周围是学校校田和古建筑群。古建筑群由琉璃殿、大宝积宫、大定阁、金刚殿等组成,其中最富盛名的白沙壁画就在大宝积宫和大定阁内,而大宝积宫内的壁画是明朝年间创作的,因年代久远而享誉海内外。解放后,这些文物成了云南省人民政府重点保护的对象。每栋古建筑都价值连城,经久不衰。它不仅是丽江纳西族人民珍贵的文化遗产,更是中华民族灿烂的历史文化瑰宝。

  学校有7栋殿宇式的建筑,其中四面环水、坐北朝南的两层楼房一栋,东西两侧各有两厢平房,坐北朝南的两层门楼一栋,中间一栋南北向两面房把整个学校又分为南北两院。所有建筑规划得紧凑有序,二进式院落错落有致,浑然一体。在不大的两个小院子里种有一些古老的白玉兰、桂花树、梅花树、腊梅、牡丹,还有一定数量盆栽的花草植物。在工作之余,老师们边欣赏边为其清理杂草、或培土浇水什么的,把这当作是生活的一大乐趣。精心培育后的花草郁郁葱葱,你追我赶,争先斗艳,好不热闹。

  文昌宫里原来办的是白沙完小,白沙完小是丽江最早的学校之一,学校为国家培养和输送了大批人才。当时白沙中学算上足球场、篮球场,再加20多亩校田,在乡镇中学里算是大学校,而球场在校园外,真正的校园其实就是文昌宫了。

  文昌宫也是白沙著名的古殿宇建筑群落之一,所建时间与周围建筑应该大体一致,大约是在明代木土司政权鼎盛时期兴建的。它是座文庙,是用来祭拜我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的。

  我对文昌宫之魅力感受最深的是院内的一副楹联。我经常出去跟学生一起打篮球,踢足球,累了又回到安静的校园里,独自欣赏着文昌宫院内这副楹联,令我终身难忘。上联是:教弟子如养芝兰今日栽培须务本,下联是:愿先生勿弃樗栎他年长大尽成才。横批是:乐育英才。“弟子”对“先生”,“芝兰”对“樗栎”,“今日”对“他年”,“栽培”对“长大”,“务本”对“成才”。对仗如此工整完美,笔风遒劲有力,比喻准确恰当,师生关系阐述透彻明了,通俗易懂,文笔斐然,我对其膜拜之极,难以言表。古人诚不我欺也,它生动诠释了教育教学要遵循普遍的规律,它要老师首先筑牢学生的根基,让学生“固本”远行;它要老师培养学生学会做人,让学生感恩前行;它要老师面向全体学生,一个都不能少;更要让老师用长远和发展的眼光对待每个学生。物换星移,然而这样的教育理念并未过时,一直把它作为我的座右铭。它完全符合党的教育方针,是我们中小学教师教书育人的准绳和尺牍。

  我在白沙中学期间,文昌宫里的孔子塑像早就没有了,但大殿内安放塑像的台子仍还完好。透过这副楹联,我似乎在岁月的长河里依旧听到了文庙里朗朗的读书声。

  或许是受到校园里“精致”的花花草草的影响,我在工作之余,依旧形成了养花养草的爱好,特别酷爱养兰。我养兰主要是自然栽种,放管得当,随性生长。但绝不为了追名逐利,用温室温棚,这药那药啥的。自然栽种的兰花根深叶茂,花剑粗壮有力,花朵鲜艳自然,能经得起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养好兰花是件不容易的事,栽种好了不管是不行的,急于求成或者管得太勤往往适得其反。养兰30年,怎样才能养好兰?我还是没有掌握十分的要领,但有一点肯定的就是就是“养兰”要养好“根”。我很幸运“养兰”和“教弟子”,让自己有机会进行实践,“寓教于乐”更是让我用一辈子的时间来体会这其中的奥妙。教育不是朝夕之功,教师要做的是润物细无声的工作,不是用几个数字就能简单量化出来的,切忌急功近利,急于求成。有一句古语说得特好,“求学如春日之苗,不见其长,却日有所增”,教书又何尝不是?“养兰”与“育人”其实殊途同归!

  尽管白沙中学的校舍相当简陋,设施条件更不入流,但就是依靠文昌宫深厚的文化底蕴,良好的办学理念,培养出和惠祯等一流人才。我庆幸能在有着数百年历史的文昌宫,有百年历史的学校学习、生活、工作;更庆幸在18岁的年纪就站在了影响自己一生的一个起点。我工作仅3年,白沙中学师生、白沙人民把我推到学校领导岗位上,让我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学校曾因教育教学质量过硬,中考成绩优异,吸引一大批周边的大研、黄山、白华、束河、金山、大东、鸣音、拉市等乡镇的学生到白沙中学学习,学生们也陆续考入了高一级学校,学校名气大增,自己也受到地委行署的隆重表彰。

  我工作5年后,专升本继续深造。离开文昌宫时,我把这副楹联抄在笔记本里带走了。从那以后,爱不释手的笔记本陪伴着我,相继在丽江县五中、丽江县八中、丽江县一中、古城区一中从事高中数学教育教学工作。时过境迁,这本笔记本已经是纸黄墨淡了,但这副楹联在我心里却依旧璀璨夺目。它过去管用,现在有用,今后也一定能用。它让我学习中感悟,实践中领会了30多年。只可惜我还是未能学好,更没有做好。我还是如同一个个跚跚学步的小孩,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不久前,我给30多年前的学生,曾荣获云南省十佳校长的白沙完小和春雷校长了解文昌宫里的这副楹联。当他告诉我,文昌宫内原来的楹联没有了时,我甚感惋惜。但又听到他们请了国内的著名书画家汪德龙先生把这副楹联又题写在了新白沙完小时,我心甚慰,甚慰我心!

  让我们再一次共同分享这副文昌楹联吧!以此共勉。

  乐育英才

  教弟子如养芝兰今日栽培须务本;愿先生勿弃樗栎他年长大尽成才。(和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