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往事

来源:丽江日报 日期:2018-06-05 10:34:0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乘着记忆的轻舟,我又回到了梦乡中亲人的身边,回到了天边那佛光高照的圣地,回到了永远不会遗忘的徘徊在心灵深处的王国。

  为什么往事总像幽灵般时时缠绕着我,无形地使我的心潮激起大海般的千层波浪,促使我拿起这支小小的笔杆,写下这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写下自己的父老乡亲和先辈们曾经走过的苦难历程。

  一幅幅九泉之下亲人们的音容笑貌,一曲曲千愁万绪的怀念之情,一句句生离死别时亲人们的嘱言,使我懂得:一个人活在世上,要怎样工作,怎样生活,怎样学习,怎样做人。

  在我两岁时童年的记忆中,只记得曾祖母那一头银白色的发丝和一副善良的农家妇女的脸庞。

  曾祖母出生在丽江拉市恩宗村木氏家族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年幼时,因父母过早离世,只留下孤身一人的曾祖母。外高祖母去世时,留下给她一份祖祖辈辈耕种过的“嫁妆田”。随着这份嫁妆田,她嫁到我们邱家时,还未满18岁。因我大曾祖母过早离世,她是我曾祖父的二房夫人。

  曾祖父邱本盛生于清朝光绪年间,死于抗日战争期间。抗战前期,曾祖父同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朱德同志就读于云南讲武堂丙三班,后任省立中学文体教官,为推翻旧中国封建帝制和培养千千万万的纳西族优秀学子付出了毕生的心血,是丽江地区教育先行者和志钧、范义田等老一辈学者的同事兼老师,也是著名历史学家方国瑜教授、著名画家周霖、原中共地下党负责人杨尚志、著名学者杨受之的启蒙老师和知识传播者。《走向光明——杨尚志回忆录》第45页写道:“教音乐的老师是邱本盛,大概只在专修班受过短期训练。他教唱的歌,有一首的起句是‘云霞灿烂如璀锦,桃李江湖?’结句是‘春光来时花满枝,花枝来报春消息。春光好比少年时,少年须爱惜。’有一首似乎叫《春游》或《踏青》:‘春风春风,吹我华履,踏青踏青,三三五五……春光如许’。”

  经过那段历史的丽江老人们都知道,每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校园中的八角亭里便响起了曾祖父的脚踏钢琴伴奏声,它像大海的波涛,又像一丝丝温暖的春风,传遍了东坝子,传遍了寂静的校园。年青的教师范义田情不自禁地和曾祖父一起唱起了洗星海的《黄河进行曲》、岳飞的《满江红》……他们不仅是志同道合的同事和知识的传播者,他们之间还有着深厚的友谊。曾祖父以长者的身份关心着范义田这位来自金沙江畔的充满才华的文坛新秀,在工作和事业上,他们又成了亲密的战友。他们忧国、忧民、忧故乡。在他们的影响和教育下,一代代玉龙山下的纳西族人民的优秀儿女走上了战场,走向了全国,走向了世界。

  当早晨的太阳刚刚照在接风楼上,曾祖母每天都抱着两岁的我来到长着一棵小白杨的门前空地上。那情景,就像一缕温暖的阳光滋润着一片绿叶。在那里,曾祖母用自己的嘴嚼碎了一粒粒米饭,一口口喂到我的口中。我母亲望着老曾祖母口水加稀饭的喂法,有时会微笑着对她说:“二祖母,你老请别用嘴喂食了,您看您把口水都当成酱油了,这样多不好!”曾祖母回答说:“为了我的宝贵重孙,即使让我吃下他的一口屎,我也不觉得脏!”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如今,我已步入70岁高龄的老者行列,但在曾祖母的面前,我永远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她的情怀,如浩瀚无边的大海;她的恩德,如日月山河,永远与天地共存……

  每天早晨,我们近邻的顾彼得先生都会迎着初升的太阳,沿着经过古城的千年茶马古道,从坞托村的故居路过我家门前。夜晚,他时常打着古城杨大妈送的火把,带着三分醉意,沿着这条铺满五花彩石的古城老路回家。茶马古道上的坞托老屋,至今还旧貌如故,他的救死扶伤的精神,永远超越了国界。

  顾彼得先生一出现,那些顽皮的孩童便会不约而同地向他跑去,迎接这位来自异乡的洋人先生,用一句“古都拜”来表示他们的问候。

  当时,我们全家就靠一盘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千年石磨,靠卖一点两分钱一碗的鸡豆凉粉和水磨豆腐维持着全家的生活。家住狮子山腰,磨房用水需要在鸡叫头遍时就下山去玉河里挑,现在城里人空身走一趟都气喘吁吁的坞古狮山坡,因为缺水、坡高而有名,人们都说:“嫁女不嫁坞古村。”由此可见我们全家为做凉粉和豆腐所付出的艰苦和辛劳。

  我们的祖先和父辈,在这条古老的铺着五花石板的千年茶马古道上,用自己的劳动和汗水,维持着艰难的生活,留下了多少沉重的生活的脚印。他们挑着这份几千年以来留下来的沉重的生活重担,一代又一代走过了人世间最坎坷、最艰难的苦难的生活历程。曾祖母的到来,仿佛是为我们承担那千年的“罪业”和苦难。她的风烛残年,是和我们一起在苦难的岁月中度过的,根本没有享过一天福。这位勤劳善良的劳动妇女,解放不久便离开了我们,长眠在了风景秀丽的拉市祖坟“牛眠圣地”的鲜花丛中。

  如今,“古都拜先生”已把《被遗忘的王国》介绍给了全世界人民,了却了他一生的心愿。笔者常常想,这些早已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古城往事,是否也能够作为世界记忆遗产的一部分,介绍给家乡父老和全世界人民?毕竟,它是几千年来生活在巍巍玉龙山下的勤劳善良而勇敢顽强的纳西族人民的真实生活写照。(邱茂洪)